🍥

【王乔】情衷

  •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改写
  • 文笔很渣,慎入!
  • 重度OOC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啪嗒,啪嗒。』
雨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寂寥的小巷子里,青石板上。乔一帆小道长捂着脑袋,浑身湿淋淋地在巷子里穿行,躲进了一个屋檐下。『江南的雨啊……』他喃喃自语道,甩了甩衣袖上的水,不经意间抬头,撞上了一双深邃的瞳,宛如调进了浓稠的墨。乔一帆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是个很俊的公子呢。

王杰希看到这个钻进屋檐下的少年浑身都湿透了,便解下外袍,温柔地披在他身上:『雨虽不大,却容易着风寒。我这身衣裳先予你暖一暖罢。』说罢,又撑起油纸伞,遮住了两人。看着乔一帆微微发红的耳,局促不安的眸,王杰希轻抿嘴角:像只忐忑的小兔子呢……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将乔一帆搂进怀中。乔一帆的脸已然快被烧穿了,心里好似小鹿乱撞。『这……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又为何……』王杰希闻言,将他搂得更紧:『那你可曾听说过,一见钟情?』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乔一帆看着喜帖上『王杰希』三个大字,虽然早有预料,攥着纸的双手还是微微颤抖。他也曾找王杰希质问,可换来的不过是王杰希苍白无力的话语:『抱歉……一帆,我负了你。你若要恨我,便恨吧。』喜宴上,王杰希与新娘宛若一对璧人,乔一帆就坐在角落看着,喉咙肿胀,吐不出一个字。他看到,王杰希温柔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新娘。他低下头,攥紧了酒杯,仰头一口气喝下,酸涩的酒味在舌唇蔓延,却抑制不住他的心痛。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小城外,雾凇沆砀,天地一白。乔一帆翻身上马,朝着他的一厢情愿望尽了最后一眼,终于驾马离开。明月不甘离恨苦,山长水远知何处?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阔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城楼上,王杰希看着乔一帆远去的身影,心碎却又无可奈何。医官已经断言他活不过一个月,他宁愿让乔一帆恨他,也不愿让乔一帆为他伤心难过。山水落你眉间痴长缠绵,望尽了也是一眼.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过往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古风实在太难写了。。。过几天可能会写车。。。
出现的古文有:《蝶恋花》晏殊,《湖心亭看雪》张岱@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