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乔】情衷

  •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改写
  • 文笔很渣,慎入!
  • 重度OOC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啪嗒,啪嗒。』
雨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寂寥的小巷子里,青石板上。乔一帆小道长捂着脑袋,浑身湿淋淋地在巷子里穿行,躲进了一个屋檐下。『江南的雨啊……』他喃喃自语道,甩了甩衣袖上的水,不经意间抬头,撞上了一双深邃的瞳,宛如调进了浓稠的墨。乔一帆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是个很俊的公子呢。

王杰希看到这个钻进屋檐下的少年浑身都湿透了,便解下外袍,温柔地披在他身上:『雨虽不大,却容易着风寒。我这身衣裳先予你暖一暖罢。』说罢,又撑起油纸伞,遮住了两人。看着乔一帆微微发红的耳,局促不安的眸,王杰希轻抿嘴角:像只忐忑的小兔子呢……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将乔一帆搂进怀中。乔一帆的脸已然快被烧穿了,心里好似小鹿乱撞。『这……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又为何……』王杰希闻言,将他搂得更紧:『那你可曾听说过,一见钟情?』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乔一帆看着喜帖上『王杰希』三个大字,虽然早有预料,攥着纸的双手还是微微颤抖。他也曾找王杰希质问,可换来的不过是王杰希苍白无力的话语:『抱歉……一帆,我负了你。你若要恨我,便恨吧。』喜宴上,王杰希与新娘宛若一对璧人,乔一帆就坐在角落看着,喉咙肿胀,吐不出一个字。他看到,王杰希温柔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新娘。他低下头,攥紧了酒杯,仰头一口气喝下,酸涩的酒味在舌唇蔓延,却抑制不住他的心痛。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小城外,雾凇沆砀,天地一白。乔一帆翻身上马,朝着他的一厢情愿望尽了最后一眼,终于驾马离开。明月不甘离恨苦,山长水远知何处?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阔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城楼上,王杰希看着乔一帆远去的身影,心碎却又无可奈何。医官已经断言他活不过一个月,他宁愿让乔一帆恨他,也不愿让乔一帆为他伤心难过。山水落你眉间痴长缠绵,望尽了也是一眼.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过往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古风实在太难写了。。。过几天可能会写车。。。
出现的古文有:《蝶恋花》晏殊,《湖心亭看雪》张岱@

【王乔】无肉不欢


  • 重度OOC,慎入!
  • 贪吃鬼王×土地公公乔
  • 我爱吃肉













  • 乔一帆是微草的一个土地公公,由于存在感太弱,几乎没人给他祭拜,所以他只能住在一个寒酸的倒扣着的破篮子里。

    小透明乔一帆:Ծ‸Ծ

    夜深了,篮子里黑乎乎的,啥都看不见,乔一帆感到心里毛毛的,赶紧晃一晃手,掌心便燃起一丝亮光,篮子立刻就充盈着温暖。可是里面只有乔一帆一人,即使是温暖的光也驱散不了乔一帆内心的孤独。忽然,他看到了倒映在篮子边上的影子,心道:我不如做个手影,也好解解闷。

    乔一帆伸出手,一个带着扫把的清秀小人就出现在边上。他四下看看,立刻撇嘴大哭“:我好饿我好饿ಥ_ಥ我要吃东西!”委屈巴巴的样子把乔一帆吓了一跳,他摸摸自己的手:我以前学的术法不是这样的呀?怎么变成贪吃鬼了?居然还带着个扫把,还有点大小眼?

    贪吃鬼王杰希很伤心,他刚在正在饭馆里享受山珍海味,怎么转眼就跑到这来了?我的香菇炖鸡!我的红烧牛肉!好饿啊呜呜呜(┯_┯)乔一帆看他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拿出自己所剩无几的祭品:“对不起,不小心把你变到这儿来了,我我我只有这么多吃的了。。。”话音未落,王杰希已经啊呜一口全吞了下去。他摸了摸肚子,扁嘴道:“还饿。”

    这下乔一帆也没办法了,他头疼的抓了抓脑袋:“好吧,既然这样,我想办法送你回去。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杰希。”,,Ծ^Ծ,,他撅着嘴,盯着这个罪魁祸首清新俊逸的侧脸,忍不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要不,你先补偿我一下吧,我想吃肉。”乔一帆的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小祖宗,这破篮子空空荡荡的,哪还有肉啊!却见贪吃鬼拉着他的手,撩起袖子,露出一截嫩白如藕的胳膊。“你你你,你不会是要吃我吧?”王杰希轻佻地一笑:“对啊!”他嘭地一声把乔一帆扑倒,“我可是,最喜欢吃你这样的肉呢。。。。。。”

    于是,乔一帆就被吃干抹净了。。。。。。
    end.



    ———————————————————————

    辣鸡脑洞(#/。\#)

江沉晚吟时

知乎上看到的文章,如果侵权请不要打我
捂脸(*/∇\*)
这篇文章真的看哭我
原作者皆清离


其实第一眼看到的时候 不觉出彩。甚至会觉这个人自私 太过傲气 。
也不得不说 刚看这部小说的时候,我觉得主角很丰满,(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修订版前还是后)。配角也是实际的很合理,作为一个纯爱小说的确留有了许多的缝隙,让同人文发展,留有了更多的空间。
但是读的次数多了,可能是书读百遍,每一遍各种理解都不同。那是我第三次刷文,也是我开始心疼这个配角的时候,

第三遍刷文 会疑惑 为什么江澄这么在意修鬼道之人?

也会诧异 为何他要孤注一掷取回陈情?

甚至我也怀疑过,他是不是原本就没有他想象的恨魏婴?

我想了很久 久到我朋友觉得我有些魔怔。我从那一刻开始无限的心疼这个人,这个名唤江澄字为晚吟的人。

他自私 是 他随着母亲的性格,甚至书中有描写过他的父亲甚至觉得他没有魏婴更了解江家家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他怎么不懂呢,他懂啊,只是他终究不是魏婴啊,也做不到哪般随性。

他明明知道当时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躲开温氏一族的搜捕,但是他明知道出去是找死,还是出去了。你说他不懂,他是懂的,只是他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明知道展现出来的是父亲不欢喜的东西还是会做自己,他没有圆润的改变过。不正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三毒,紫电。直到最后,陪在江澄身边的也仅仅这有这些啊,我也会想午夜梦回之际,他是否也一袭紫衣负手而立,恍然间想起当年的肆意洒脱。想起,莲花坞生机勃勃,欢声笑语,而非死气沉沉,孑然一身。

许多人曾说 他不懂魏无羡 他其实应该是懂的吧。懂,所以知道,劝已经没用了。所以他看他最终千夫所指,他也曾为他百般辩白,只是终究无法堵住悠悠众口。多人记,蓝忘机一曲认出了魏无羡,可再想,江晚吟莫不是凭借着一个神色,一个下意识的反应认出了魏无羡。

他是一个相当懂的权衡利弊的人,不好么?好。这样才像是一个一家之主,他同魏无羡从来都不一样。

反复多了很多遍,才发觉自己很喜欢这个嘴硬心软的人。他带着随便三个月,守着陈情十三年。只是因为恨么?是不是还有着那么一丝希望,等着那个莲花坞旧时友,来实现他的诺言。

这种时候 还要你来和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啊。

一句对不起,好似就斩断了那些年他期望的。他哭了,哭自己听者有心,说者已经一句对不起释然了。哭自己这些年恨也恨着一个不知道如何恨的人。

我也想过 ,有朝一日,魏无羡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是否还可以这般。江澄这个人啊,像他的母亲一样,你不说我不问。

其实 也算是实现了吧。魏无羡的那颗金丹运转在江澄体内,帮他支撑着江家。也算是陪在江澄身边,圆了他的云梦双杰。

只是再没有人陪他畅饮一番,对着空荡荡的莲花坞,这个一身紫衣的青年怕是到最后也还是孑然一身。

他的父亲 母亲 姐姐 侄子 挚友 到最后各归其路。只有他一个人,放不下,忘不了,释怀不了。

江澄其人 ,独持一家 ,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其实名为同道中人 ,实则殊途

---------------------------------------------------

自己的感受(文笔很low)

江澄这个角色我一直很喜欢,也一直令我心疼。
空空荡荡的莲花坞再也不见昔日的故人,只余他孑然一身,心底怀念着那两个无拘无束的少年,和那云梦双杰的誓言。

私心艾特一下舅妈 @金凌舅妈

什么辣鸡啊受不了😱我的文字/哭唧唧
里面的图片是转载的,侵权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