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乔24计/16:00]论梦呓与写作


  • 说梦话的上班族王×作家乔
  • 睡着了的大眼萌萌哒
  • OOC属于我
  • 论晚上睡觉关窗户的重要性

我不会告诉你们私设中两个都是弯的
为了凑字数分为王和乔两个视角,第一次写两个视角妈耶好紧张






㈠来自单身老王的视角
『砰砰砰!砰砰砰!』一大清早的谁敲门啊,不会又是……王杰希揉了揉一小一大的双眼,
挠挠鸡窝头,迷迷糊糊地朝西边的窗子看了看——果然没关。他只好翻身下床,迈着两条灌了铅似的双腿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顶着黑眼圈叼着烟头的叶修。『王大眼你个死缺德的,晚上又不关窗户!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被你的碎碎念吵得快要疯了啊!』叶修悲愤地大吼。


『抱歉叶老师,没关窗户是我的不对,但是梦呓这个毛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王杰希一脸无辜。


一番唇枪舌战后,在王杰希『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中,叶修哀怨地走了。
把门关上,王杰希沉重地叹了口气。


搬到这里来的第二天,对门儿的叶修就过来『探访』。说实话,王杰希真没想到搬新家第二天就有机会能促进邻里关系,来的还是这栋楼里最宅的叶老师。可是叶修的熊猫眼让他觉得来者不善。王杰希为他倒了一杯茶,斟酌着开口:『叶老师,您……』叶修啜了口茶,示意他先别说话:『客套话我不多说,我就想知道下你卧室的窗户关了没。』???王杰希一脸黑人问号。叶修真诚善意地说:『最近天气转凉,一定要记得关窗,以防着凉啊。』『叶老师……您有什么话就直说,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我可就直说了啊。昨天晚上,你说梦话了吧?我我是窗户和你的是正对着的。我说你絮絮叨叨个啥玩意儿啊我被你吵得整晚睡不着!』叶修『咣』地一下放下茶杯,忿忿地说。大眼儿同志一脸懵逼:『我?晚上?说梦话?』叶修『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梦呓是种病,得治啊。到时候你还可以顺便整个眼睛再割个双眼皮,整一个小伙子可就帅气多了。』


然后叶修就被王杰希『客气』地请出去了。


这样过去了三个月,为了避免邻里纠纷,王杰希每天都把西边的卧室窗户关上。然而偶尔忘记一次,第二天叶修就会悲愤地找上门来,王杰希烦不胜烦。


过了两天,只听见楼道里『咣当咣当』全是搬家的声音,王杰希倚着门框冷眼看着叶修指挥着搬家公司上上下下。待叶修指挥完毕后,在老王同志面前那叫一个得瑟:『哎呀大眼儿啊我可算摆脱你了!再也不用听你的碎碎念过日子啦哈哈哈哈——』


[手动王杰希的冷漠脸.JPG]


叶修搬走后再也没有人大清早地拍门了,王杰希过得很是舒坦。但是很快,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就搬了进去。


王杰希对乔一帆同志的印象不算坏——温文尔雅的一个作家,有些小腼腆,跟邻居们说不上一两句话脸就会红——挺可爱的,想『哔——』


[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


当然,现在王杰希首要担心的一个问题还是晚上说梦话会不会影响到这位小哥的睡眠。毕竟人家长得比叶修可爱多了,要是添个黑眼圈那可多不好。


于是王杰希旁敲侧击地说:『最近刮东北风啊,晚上东边的窗户可得关了。』乔一帆却不以为然:『没事,我体质还行,再说天气还没完全转凉呢。』王杰希默默地叹了口气,只好把自家西边的窗户给关了。


然鹅有一天,熟悉的拍门声再次响起,王杰希心道不妙——又忘记关窗户了。他忐忑不安地打开门,乔一帆果然顶着黑眼圈。但与老叶的幽怨不同,乔一帆的眼睛里闪着精光:『前辈,你昨晚念的诗太美了!能再给我念一遍不?』


[黑人问号脸.JPG]


『那什么我晚上会说梦话,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可是我昨晚没有念诗啊?』


『原来是梦呓啊!那你下次能不能不要关窗户,让我听见你讲梦话的声音行吗?昨天你念的诗给了我好多灵感呢!』


看吧,连要求都和叶修的不一样,真讨人喜欢。


于是每天乔一帆都会跑来找他 当然是在两人的空闲时间,小乔同志可是特别体贴人的! ,和他分享每一晚的诗歌,王杰希则理所当然地享受与小乔同志的二人世界。渐渐的,乔一帆的作品多了起来,内容也越来越有新意。王杰希想到这其中有他的一份功劳,心里就美滋滋的。


However问题又来了,乔一帆同志虽然待他十分亲和,但是其中并没有一些
『暧昧』的情感。这又让老王同志郁闷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于是有一次,王杰希看着他笑眯眯地讲述他的新构想,心里很不是滋味,so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一帆啊,你是更喜欢写作还是更喜欢我呢?』


[妈耶吹爆这个王!慵懒的声线加上帅气的脸,这一波直球给你82分,剩下的以666的方式送给你!]


小腼腆乔一帆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了——被人打直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他只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咳了一声:『咳,大概……都喜欢吧。』


哦,那就是喜欢我的意思了。


掌握了对方心意的王杰希同志迅速开展攻势,捧着乔一帆的脸就吻了下去。


然后一帆就被老王同志拐回家『哔——』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随意大概因为他们是双向暗恋吧
㈡来自小乔同志 见色起意 一本正经的心灵路程
乔一帆正在为租房子的事情发愁——没有一个好地段安身实在是太难受了。这时候『心灵导师』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乔同志怎么啦,一脸愁苦的样子。』


『就是房子的事情啊……』乔一帆皱着眉头,很是苦恼。『哎呀这件事啊我刚好有一间房准备腾出来你要不?』叶修突如其来的『贴心』让乔一帆觉得他有点……『不怀好意』……不过有房子总还是好的,再说叶修那房子他见过,风水楼层地段都很不错,于是乔一帆便欣然接受。


『小乔怎么样啊,我这房子你还满意吧?』叶修『关怀』地给乔一帆打电话。『嗯嗯嗯,很满意的!还有还有,我搬进来第一天对门儿的邻居就来找我搭讪了耶!』乔一帆开心地说道。


[但乔一帆是不会轻易告诉叶修邻居是个帅哥并且他还对那个帅哥一见钟情的。]


『你对门儿那个……是不是栗色短发左眼有点儿大的那个?』『是啊叶老师怎么了?』
『没什么……他会说梦话……等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说话说得没头没尾的好难懂哦。]


But乔一帆是不会那么早睡的,因为他要透过窗户看男神的睡颜。[王杰希:原来你早就垂涎我的美色了。]Then他就听到了男神清冽的嗓音。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戴望舒的情诗耶!用那么帅气的侧颜和那么轻柔的嗓音说话,这绝对是犯规啊啊啊!乔一帆『痴痴』地看着王杰希,心动得无以复加。


他回想起叶修的话,原来这个帅哥说梦话是这个样子的,叶修实在太不懂得欣赏了。这首诗真美,让我有了创作的灵感……我要去找他道谢!顺便近距离观察男神的容貌!


有了你,我想,一切愉快的事物都朝我微笑,
在你眼睛的镜子里反映着欢乐。
留下来,我的光,所有那些只要你看我一眼
便充满激情地荡漾在我心上、涌到
我唇间的感觉,我还没有告诉你哪怕一半。

如果你希望,你可以不跟我讲,也不要说些
爱和倾慕的迷人话。这些已足够:有你在近旁,
我可以告诉你我需要你,可以接触你,可以
呼吸你呼吸的早晨的清新;而如果你觉得就连这些
也是多余的,那么仅仅见到你也已足够!
 


比较敷衍的一个结尾……讲真我写得实在不太好,人物之间的对话还比较通俗,情感还不够细腻,而且一帆小天使的生日我写他的视角竟然写崩了ಥ_ಥ[跪下道歉,求你们原谅我]

迟来的肉。。。失踪人口诈尸

小天使们对不起ಥ_ಥ

倒着发免得被屏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纯肉一锅炖

【王乔】情衷

  •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改写
  • 文笔很渣,慎入!
  • 重度OOC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啪嗒,啪嗒。』
雨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寂寥的小巷子里,青石板上。乔一帆小道长捂着脑袋,浑身湿淋淋地在巷子里穿行,躲进了一个屋檐下。『江南的雨啊……』他喃喃自语道,甩了甩衣袖上的水,不经意间抬头,撞上了一双深邃的瞳,宛如调进了浓稠的墨。乔一帆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是个很俊的公子呢。

王杰希看到这个钻进屋檐下的少年浑身都湿透了,便解下外袍,温柔地披在他身上:『雨虽不大,却容易着风寒。我这身衣裳先予你暖一暖罢。』说罢,又撑起油纸伞,遮住了两人。看着乔一帆微微发红的耳,局促不安的眸,王杰希轻抿嘴角:像只忐忑的小兔子呢……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将乔一帆搂进怀中。乔一帆的脸已然快被烧穿了,心里好似小鹿乱撞。『这……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又为何……』王杰希闻言,将他搂得更紧:『那你可曾听说过,一见钟情?』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乔一帆看着喜帖上『王杰希』三个大字,虽然早有预料,攥着纸的双手还是微微颤抖。他也曾找王杰希质问,可换来的不过是王杰希苍白无力的话语:『抱歉……一帆,我负了你。你若要恨我,便恨吧。』喜宴上,王杰希与新娘宛若一对璧人,乔一帆就坐在角落看着,喉咙肿胀,吐不出一个字。他看到,王杰希温柔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新娘。他低下头,攥紧了酒杯,仰头一口气喝下,酸涩的酒味在舌唇蔓延,却抑制不住他的心痛。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小城外,雾凇沆砀,天地一白。乔一帆翻身上马,朝着他的一厢情愿望尽了最后一眼,终于驾马离开。明月不甘离恨苦,山长水远知何处?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阔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城楼上,王杰希看着乔一帆远去的身影,心碎却又无可奈何。医官已经断言他活不过一个月,他宁愿让乔一帆恨他,也不愿让乔一帆为他伤心难过。山水落你眉间痴长缠绵,望尽了也是一眼.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过往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古风实在太难写了。。。过几天可能会写车。。。
出现的古文有:《蝶恋花》晏殊,《湖心亭看雪》张岱@

【王乔】无肉不欢


  • 重度OOC,慎入!
  • 贪吃鬼王×土地公公乔
  • 我爱吃肉













  • 乔一帆是微草的一个土地公公,由于存在感太弱,几乎没人给他祭拜,所以他只能住在一个寒酸的倒扣着的破篮子里。

    小透明乔一帆:Ծ‸Ծ

    夜深了,篮子里黑乎乎的,啥都看不见,乔一帆感到心里毛毛的,赶紧晃一晃手,掌心便燃起一丝亮光,篮子立刻就充盈着温暖。可是里面只有乔一帆一人,即使是温暖的光也驱散不了乔一帆内心的孤独。忽然,他看到了倒映在篮子边上的影子,心道:我不如做个手影,也好解解闷。

    乔一帆伸出手,一个带着扫把的清秀小人就出现在边上。他四下看看,立刻撇嘴大哭“:我好饿我好饿ಥ_ಥ我要吃东西!”委屈巴巴的样子把乔一帆吓了一跳,他摸摸自己的手:我以前学的术法不是这样的呀?怎么变成贪吃鬼了?居然还带着个扫把,还有点大小眼?

    贪吃鬼王杰希很伤心,他刚在正在饭馆里享受山珍海味,怎么转眼就跑到这来了?我的香菇炖鸡!我的红烧牛肉!好饿啊呜呜呜(┯_┯)乔一帆看他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拿出自己所剩无几的祭品:“对不起,不小心把你变到这儿来了,我我我只有这么多吃的了。。。”话音未落,王杰希已经啊呜一口全吞了下去。他摸了摸肚子,扁嘴道:“还饿。”

    这下乔一帆也没办法了,他头疼的抓了抓脑袋:“好吧,既然这样,我想办法送你回去。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杰希。”,,Ծ^Ծ,,他撅着嘴,盯着这个罪魁祸首清新俊逸的侧脸,忍不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要不,你先补偿我一下吧,我想吃肉。”乔一帆的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小祖宗,这破篮子空空荡荡的,哪还有肉啊!却见贪吃鬼拉着他的手,撩起袖子,露出一截嫩白如藕的胳膊。“你你你,你不会是要吃我吧?”王杰希轻佻地一笑:“对啊!”他嘭地一声把乔一帆扑倒,“我可是,最喜欢吃你这样的肉呢。。。。。。”

    于是,乔一帆就被吃干抹净了。。。。。。
    end.



    ———————————————————————

    辣鸡脑洞(#/。\#)

江沉晚吟时

知乎上看到的文章,如果侵权请不要打我
捂脸(*/∇\*)
这篇文章真的看哭我
原作者皆清离

其实第一眼看到的时候 不觉出彩。甚至会觉这个人自私 太过傲气 。
也不得不说 刚看这部小说的时候,我觉得主角很丰满,(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修订版前还是后)。配角也是实际的很合理,作为一个纯爱小说的确留有了许多的缝隙,让同人文发展,留有了更多的空间。
但是读的次数多了,可能是书读百遍,每一遍各种理解都不同。那是我第三次刷文,也是我开始心疼这个配角的时候,

第三遍刷文 会疑惑 为什么江澄这么在意修鬼道之人?

也会诧异 为何他要孤注一掷取回陈情?

甚至我也怀疑过,他是不是原本就没有他想象的恨魏婴?

我想了很久 久到我朋友觉得我有些魔怔。我从那一刻开始无限的心疼这个人,这个名唤江澄字为晚吟的人。

他自私 是 他随着母亲的性格,甚至书中有描写过他的父亲甚至觉得他没有魏婴更了解江家家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他怎么不懂呢,他懂啊,只是他终究不是魏婴啊,也做不到哪般随性。

他明明知道当时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躲开温氏一族的搜捕,但是他明知道出去是找死,还是出去了。你说他不懂,他是懂的,只是他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明知道展现出来的是父亲不欢喜的东西还是会做自己,他没有圆润的改变过。不正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三毒,紫电。直到最后,陪在江澄身边的也仅仅这有这些啊,我也会想午夜梦回之际,他是否也一袭紫衣负手而立,恍然间想起当年的肆意洒脱。想起,莲花坞生机勃勃,欢声笑语,而非死气沉沉,孑然一身。

许多人曾说 他不懂魏无羡 他其实应该是懂的吧。懂,所以知道,劝已经没用了。所以他看他最终千夫所指,他也曾为他百般辩白,只是终究无法堵住悠悠众口。多人记,蓝忘机一曲认出了魏无羡,可再想,江晚吟莫不是凭借着一个神色,一个下意识的反应认出了魏无羡。

他是一个相当懂的权衡利弊的人,不好么?好。这样才像是一个一家之主,他同魏无羡从来都不一样。

反复多了很多遍,才发觉自己很喜欢这个嘴硬心软的人。他带着随便三个月,守着陈情十三年。只是因为恨么?是不是还有着那么一丝希望,等着那个莲花坞旧时友,来实现他的诺言。

这种时候 还要你来和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啊。

一句对不起,好似就斩断了那些年他期望的。他哭了,哭自己听者有心,说者已经一句对不起释然了。哭自己这些年恨也恨着一个不知道如何恨的人。

我也想过 ,有朝一日,魏无羡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是否还可以这般。江澄这个人啊,像他的母亲一样,你不说我不问。

其实 也算是实现了吧。魏无羡的那颗金丹运转在江澄体内,帮他支撑着江家。也算是陪在江澄身边,圆了他的云梦双杰。

只是再没有人陪他畅饮一番,对着空荡荡的莲花坞,这个一身紫衣的青年怕是到最后也还是孑然一身。

他的父亲 母亲 姐姐 侄子 挚友 到最后各归其路。只有他一个人,放不下,忘不了,释怀不了。

江澄其人 ,独持一家 ,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其实名为同道中人 ,实则殊途

---------------------------------------------------

自己的感受(文笔很low)

江澄这个角色我一直很喜欢,也一直令我心疼。
空空荡荡的莲花坞再也不见昔日的故人,只余他孑然一身,心底怀念着那两个无拘无束的少年,和那云梦双杰的誓言。

私心艾特一下舅妈 @金凌舅妈

什么辣鸡啊受不了😱我的文字/哭唧唧
里面的图片是转载的,侵权致歉